Kyu_nini

果然就是不能去微博上瞎折腾…
撕逼也要找个自己合适的时间啊…
好好复习才是第一要事…
加油加油加油!!!

好好谈恋爱才是一等一的大事

写给撒娇精 @南无 太太(or宝宝?)。

快从小土包上下来,我给你写文评。

写给你的《我与男友与狗》系列(反正在我这里他就叫这个名字了!)

正文开始吧。


作为一个金牛座,我表达爱的方式很简单。

例如给南无的第一条评论就是:

太太快把你支付宝给我,我给你打钱。

很直接明了了。

都忘了是从哪里挖到这么一个宝,想想可能是前段时间一直生病,不想去上课就请假窝在开着电热毯的被窝里找文看,找啊找的就发现哎这个太太的主页好不错的。

从此深陷龙队与他的男友与他的狗的日常不能自拔。


说实话圈子里的大大太多了,我不能大言不惭的说南无是我心里的第一,但起码,她在我心里是独一份的。

到底哪里好。

可能就是觉得他们都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吧,一年年一场场,多少次的挥拍,多少次的自得与自怨,多少次的午夜梦回,坚持着走到现在。

背后的苦,自不必说。

可是有时候,或者是很多时候,会想会希望他们在大满贯全满贯的身份之后,还是一个两个快乐的普通人。

像那些年近三十的普通男人一样,训练之余有自己的生活,闲暇的时候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唱歌喝酒吹牛皮,关心国家大事和年轻读书时好看的女孩子,喝多了回家还能倒在一张温暖的床上,第二天被一只舌头湿漉漉的大狗叫醒。

这样的生活,哪怕去掉那些耀眼的头衔,也是值得羡慕的。

可能恰好南无给了他们这样的生活。


不是说不努力,不是说不训练不比赛不一点点去争去抢,而是在这些之外,还有别的。

比如?

他们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眼睛和最干净的心灵。

他们幼稚又成熟,天真又狡猾。

他们有着一样的梦想和努力,也有过一样的志得意满黯然神伤。

他们互相打过很多个四比零。

他们身上很多伤,每次都一边骂一边无奈地去照顾另一个。

他们有一个看起来世界第一凶,雄性荷尔蒙大概要把场馆的屋顶冲翻,可是又老是软绵绵的挂在另一个背上撒娇。

他们有一个老是问另一个是不是外面有别的狗了,显得又蠢又可爱。

他们彼此以前从来不说爱。

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心意:反正他从小就得爱我。

他们彼此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。

还拥有着可能是最可爱的狗。

他们中有一个白团子想到现在的幸福生活总是忍不住吸吸吸吸傻乐。

白团子想自己十几二十岁时候的梦想,现在三十岁了实现的很好。

爬最高的墙头。

喝最烈的酒。

有最好的男友。

还有一只大黑狗。

青春无悔不死

给 @物美 太太的碎碎念


先跟太太认个错,答应了周末写然后我一直以为现在是周日晚上……


人总是没办法规划好一切,就比如说半夜打开《他哥》然后破坏掉了自己维持了一个多星期早睡早起的规律作息,看到了三点半。

我小时候是很喜欢看校园文的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夏茗悠,这个作者简直我心中校园文的第一写手,后来慢慢大了就看的少了,一是觉得和自己的心境太不符,那些少年人的爱恨情仇早就离我远去了;二是因为很少再有人的校园文可以触动我了。

所以后来想了好久,到底喜欢校园文的什么。

我以为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洒脱和豁达,以为是初恋悸动的小心翼翼和不知所措,后来才想明白,喜欢校园文可能是喜欢里面所有人都目标单纯努力向上吧。

太太的《他哥》里,我喜欢的部分都有。


獒龙那些倒背如流的梗自不必说,不管哪一段拿出来都没有违和感,不会让人觉得这个梗就是为了甜而甜,这里甜就只是因为他们是他们而已。

獒龙放在学校里,也还是我们心中的獒龙。就是他们不管放在哪个环境里,都让人理所当然的觉得他们就是第一名。

崽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又执着,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肯花时间花精力去为了达到目标而努力。他在文里学习拿第一和他在现实生活里拿冠军一样,让人知道他不仅聪明,还努力,他所得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配得上他的付出。

性格也是一样,清清冷冷不争不抢的,他就是那种我觉得不重要的东西,随你怎么做他都不会在乎,他觉得重要的东西,你碰一下都不行,他的梦想,他的手办,他的Jker,都是这样。觉得这种人特别酷。

Jker啊,他喜欢洗衣服,喜欢拍黄瓜,喜欢钻牛角尖,喜欢最后关头拼一下赌一把,喜欢崽。外表长得日天日地桀骜不驯的,但他是最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的人。

数学题不会,做呗,再不会去就问崽,没什么扭捏也没什么需要藏着掖着;崽喜欢拗着跟人打游戏,那就等呗,总得把人送回家才安心;哪怕是最后真的又被扔回了山东,被崽扣了电话,也没别的办法啊,总得自己一个人好好努力最后和他在一起才行。

可能喜欢《他哥》,因为他们就是他们吧,没违和感。


好像选不出最喜欢的片段,喜欢的太多了,喜欢他们在小面馆,喜欢他们老是凑在一起对答案,喜欢他们考试前考试后击掌,喜欢Jker让崽考到一班去。但是非要选的话,大概还是能不分排名的写出三个。

一个是他们考一样的名次一样的分数,但是各有各自的得分点。默默的觉得这一份卷子好像他们人生的考卷一样,每个人的过程不同,本事不同,拥有的绝杀不同,可是我们就是能一起走到巅峰,你可以带着大心脏去抢七,也可以自控到每局都是11-3,殊途同归,总之冠军是我们。

另一个是崽劝Jker要改变答题方式吵架又和好。喜欢的原因大概是觉得特别有真实感,这样性格不同的人,要说一点分歧和争吵都没有,说出来都觉得是无脑小甜饼。可是吵架之后,你还是愿意带着香草味的和路雪回来,这才是爱。

最后的点是崽开始练作文,各种体裁各种主题的练,就写两个人正直努力顺风顺水的走到最后,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都说崽是罗曼蒂克绞杀者,其实对未来没把握的时候,他最理想主义他最浪漫他最不愿意接受没有另一个人的现实。他努力过,争辩过,最后还是没能留住,那起码在作文里,你还是能顺顺利利的待在我身边。


文里喜欢的人太多,为大哥大嫂操碎了心的蟒蟒,哪里都能被秀一脸的安仔和小雨,少女心的老板娘,总是投喂小情侣的面馆老板,还有虽然没有正面出场但是江湖总有他们的传说的老肖老秦。感谢太太让他们这么生动的出现在獒龙的生活里。

还是要说回獒龙啊,看文看的越来越多,写文的大大们开始给他们加这样那样的限定,给他们这样那样的环境,但是看到最后看到内里,最后能打动我们的,不是宏大的背景,不是巧妙的构思,不是恰到好处的情节,而是因为他们就是他们,我知道这个就是獒龙,就是让我出不了坑的獒龙。

《他哥》最后结尾的仓促,太太说是因为丧,也有后续,但是不甜。可能我最近处于期末这么个特殊又丧的时期,觉得《他哥》简直处处小甜饼,不是每天谈情说爱腻腻歪歪才是甜,也不是过情人节我送了你什么你又为我准备了什么,而是《他哥》里这种,我知道我得一直走下去,而你愿意和我一起走,恰好你也能和我一样,努力走的又远又好。

这种并肩战斗的青春能被展现,感谢太太,感谢獒龙。



给墙纸太太的碎碎念

 @墙纸 

写给墙纸大大的《绯闻男友》,可能算不上长评,但是忍不住想絮絮叨叨。
从来没有艾特过人的我现在好方(这个功能是不是这么用啊)


昨天墙纸大大开始转文评,说是知道大家都爱这篇文很开心,当时在评论里跟大大讲今天肝完作业要写长评给大大,虽然大大有可能没看到,但是答应过的事情还是要做到的!尽管作业还没写完……

嗯开始说正事。

记忆中看过的香港电影不多,除了近些年疯狂去电影院打发时间的商业片外,有印象的就两部。
《前度》和《春娇与志明》。
所以香港电影好像在我这里变成了有些固化的印象,色调都是暗青色泛着光,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,大家都特别酷的谈恋爱,分手就分手啊反正相爱的人不论如何最终还是会在一起。
《绯闻男友》在我心目中,也是香港电影的模样。

我没办法说文字怎样好情节怎样好,因为对獒龙太偏爱了,爱到只能看到这两个人,只能看他们兜兜转转的爱来爱去,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。

Jker在我心里就是很典型的香港男生的样子啊,酷酷的,然后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,爱了就是爱了,我要告诉你啊,然后认真的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,不愿意的话我就明天再来问。

崽还是我心目中的崽,你说他冷冷清清,其实也不是,他对生活的那些爱你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到,你以为他只是西装革履朝五晚九的上班族,可是他也会用玫瑰花泡脚、看似不情不愿的领养了道哥然后一心一意的对它好、从开始就认真的计划将来隔三差五的叨叨着自己要还房贷,他骨子里那么清冷又热烈,却又什么都不表现在脸上。


开始前面还断断续续的吵闹,车也不好好开,每天就是插科打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要不要一起试试,可是到后来,Jker开始为他降落的时候,我觉得他们可能是要永永远远的幸福快乐了。

谁能为你降落。
谁又值得你降落。

我愿意为你有脚。
你就是爱吃拍黄瓜,米其林三星的叉烧饭再怎么好吃你也不会爱。

我愿意和你一起还房贷。
你是不是太闲了。

我特想你,我喜欢你,我爱你。
滚蛋吧你,脑子不好真的没法医。

好好上班啊,还有4000万的房贷要还呢。
你也是啊。

就是喜欢你呗,哪有那么多原因,就是因为你是马龙才喜欢你啊。
继科儿。

我真的喜欢你啊。
好啊。

獒龙特别好,真的。

入坑半年多,每天就是发发微博看看文右键图片,扪心自问没为獒龙做过什么,看着很多喜欢的大大们一个个离开,可能也不是离开这个圈子吧,就是不再写文了,大大们走的时候都会说一声抱歉,但是其实没什么好抱歉的啊。
感谢你们写过那么真实那么好的獒龙。
感谢你们给过我机会,让我能或多或少的表达过对獒龙的爱,不管是评论还是点个小红心。
最后还是要感谢墙纸大大,毕竟没有大大就没有这么好的《绯闻男友》。给您笔芯。
希望大大开心快乐。


我爱你的证据

花吐症设定

段宜恩第一次见到林在范吐出的花瓣时,他不是没想到过现在的情况。
当时林在范千叮咛万嘱咐,千万不要去碰花瓣,毕竟这种会传染的东西。可是他段宜恩有什么好怕的呢,反正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暗恋别人,相貌堂堂的LA小少爷,又怎么会卑躬屈膝的去偷偷喜欢别人呢。
像林在范为了朴珍荣,把自己放在尘埃里,段宜恩自信自己不会有这样的时刻。

看着手心里安静躺着的兰花花瓣,却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你这么喜欢王嘉尔,他知道吗。
他知道你为了他,日日夜夜忍受这些刺痛,看着这些恣意生长吗。
他也只不过是在你大口大口吐出花瓣的时候,吃惊的说道,Marky你有暗恋的女孩子了吗?!你看我早就和你说不要碰在范哥的花瓣了。

可是没有好转的迹象,只是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,越来越频繁。
在王嘉尔乖巧的靠在他肩头的时候。
在王嘉尔不顾镜头和他深深的拥抱的时候。
在王嘉尔一听到他叫“嘎嘎”就乖巧的跑过来的时候。
在王嘉尔每个占据他视线的时刻。
段宜恩都会明确的感受到,心头的那枝花,叫嚣着,炫耀着,浩浩荡荡的闯入他的五脏六腑七经八络中,嘲笑着他不过是个不敢表达自己的懦夫。

这样下去自己大概真的要活不下去了吧,固执的不肯去做手术,又得不到王嘉尔的爱。又或者说,他根本没给过自己机会,哪怕去试探,哪怕去确定。

“在范哥,Marky他好些了吗?”
“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守着他那些兰花瓣怎么会好。”

段宜恩生病了,王嘉尔知道。他把自己赶到有谦房间里,自己关在Markson的房间里,不吃不喝的,只是大口的吐着花瓣,那些兰花瓣他见过的,清清淡淡的像他的Marky一样。
段宜恩生病了,是不是为自己,王嘉尔不确定。
不是没想过段宜恩喜欢自己,那些只有两个人走过来的岁月,后来让人艳羡的默契,让粉丝惊呼的CP的粉红,王嘉尔不是不知道。
可是这到底是日积月累的友情,还是离了你就不行的爱情,王嘉尔分不清。
而且Marky也说过啊,他才不会暗恋别人。
既然他没说,那大概就不是吧,自己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人,实在是没有勇气冒着失去最好朋友的危险,去问出那一句:
段宜恩,你的那些兰花瓣,是跟我王嘉尔有关吗。

段宜恩躺在床上,身边是绵延不绝的兰花瓣,这么久了,可能王嘉尔这个名字,和这些花瓣一样,早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吧。
还有多久呢,自己还能这样爱他多久。
也许最终会被经纪人按在手术室强迫把花拿掉。
也许有哪一天,自己会鼓起勇气,告诉王嘉尔自己爱他。
哪一天呢。
他不知道。

看着房间里的人越来越虚弱,王嘉尔终究是忍不住了,这样下去,大概不管自己做什么,最后都要失去他了。
用钥匙开了房间的门,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将近铺了满地的花瓣,走到床边。
“hey,Marky,是我。”
段宜恩抬头,王嘉尔的影子映在自己的眼睛里,要不要冲他笑一下呢,今天的嘎嘎也是这么好看。

“段宜恩。”我终于鼓起勇气要问你了,不管结果是什么。
“我不想去做手术。”把花拿走之后我就永远没办法再爱你了。
“我不是问这个。”你听我说。
“嗯?”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王嘉尔感受到了房间里的死寂,果然,还是被自己搞砸了吗,懊恼的拨了拨已经有些厚重的刘海,手足无措的说“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找在范哥来看你。”说完就想逃。
“嘎嘎。”
转身的人定住了脚步,却不敢回头看。
他怕曾经温柔如水的,只有他的影子的段宜恩的眼睛,变了样。
“嘎嘎。”
又喊了一遍,几乎用尽了段宜恩所有的力气。
“嘎嘎,过来。”
听着身后人虚弱的声音,只得认命般的一步一步挪到床边,却不敢抬头看段宜恩的眼睛。
然后。
然后。王嘉尔诧异的抬起头,不可置信的看着段宜恩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段宜恩笑笑。

“我说,我不想做手术,拔掉我对你的爱,所以你过来亲亲我好不好,你看,这些都是。
我爱你的证据。”